關聖帝君大解冤經 付白話語譯參考(七)

 

 

解釋夫婦品第五

 

太原士子*王生。家富俊秀靈明。

幼娶業師*長女。初來頗覺順承。

漸漸曉曉潑潑*。不孝不敬嚎聲*。

凌虐丈夫百倍。父母一見寒心。

日為焚香禱告。求解前世冤深。

夜夢神人告說。汝子前世文生*。

偶遊金山寺院。長老*養鼠長生*。

常在丹房*來往。求食不避生人。

王生誤行踏斃。冤忿果結今生。

雖為夫婦偕老。暗裡仇恨終身。

茲爾欲求解釋。

慈光慧佛真經。並有 觀音神咒。

日常諷誦千聲。自有消除感應。

冤孽或能解清。從茲雙老立念。

諷誦*晝夜無停。將盡一年無應。

門外忽來老僧。手執木魚誦咒。

惡婦室內聞經。直出堂前觀看。

老僧噴水沾襟*。左右*以為觸怒。

僧人必受欺凌。殊知*婦無怒色。

清涼滌面*驚心。低頭自行入室。

覆被*終夜無聲。王生入門訊問。

忽然淋涕哽咽*。自慚自悔自怨。

以前何性何心。徒有姑嫜*不敬。

枉為夫婦不親。昨日老僧法水。

如換肺腑肝心。回思以前罪過。

何顏對答雙親。求夫預先啟稟。

依然改過奉親。父母察其誠敬。

果然神鬼有靈。夫婦同歸居住。

從此覺得存溫。凡人夫婦不順。

亦為前世負心。持此大解冤咒。

自然孽果消清。

志心皈命禮。

消釋夫婦孽。無上解冤結菩薩。 〈叩〉

 

【詞解】

 

士子:讀書人。

業師:稱從而受業的老師,同「家師」。

嘵嘵潑潑:嘵嘵粵音囂;爭辯聲或多言的樣子;潑,蠻橫不講理。

嚎聲:鳴叫,形容說話大聲。

文生:有知識文才的人,又稱為「文士」。

長老:寺院或道觀的住持。

長生:生命長存。

丹房:道家煉丹藥或修道的地方。

諷誦:背誦而熟記之。

沾襟:沾濕衣襟。

左右:在此形容圍在周邊附近的人。

殊知:怎知。

滌面:洗臉。

覆被:用被掩覆遮蓋自己。

淋涕哽咽:淋,形容濕淋往下滴。涕,眼淚;哽粵音梗,哽咽,因情緒激動而發聲滯塞。

姑嫜:嫜粵音章;媳婦對丈夫的父母的稱謂。

 

【白話語譯參考】

 

太原地方有位讀書人名叫王生,家境富裕,又生得眉清目秀,聰明伶俐。年輕時娶了授業恩師的長女為妻,起初妻子頗爲柔順,漸漸卻變得強悍潑辣,常常大聲吼叫,不孝敬公婆,又百般欺凌丈夫。父母見此情景,都憂慮心寒,天天為他們禱告上蒼,祈求化解前世的冤怨。

 

某夜,夢見神仙告說:

 

「你的兒子前世是位文人,有天到金山寺遊玩。長老餵養的一隻老鼠,常在丹房來往求食,見到陌生人也不迴避。王生不小心把牠踩死了,怨忿之氣未消,所以因果結於今生,雖結為夫婦,可以白頭到老,但終其一生,常不明所以的仇視怨恨。若想化解此冤怨,便要天天諷誦 慈光慧佛真經,及 觀音大士神咒百千萬聲,自然會有感應,或許能化解冤業。」

 

從此兩老志心諷誦,晝夜不停,持誦了將近一年,沒有感應。有天門外來了一位老和尙,手持木魚,唸著咒語,惡婦在室內聽聞經咒,就逕直走出廳堂來觀看,老和尙忽然噴水灑在婦人身上,大家都以為和尙觸怒了婦人,必定會受到凌辱。

 

那知婦人並未發怒,只覺得從臉面到內心,一片清涼澄淨,於是低頭默默進入室內,蓋上棉被,整夜安安靜靜,無聲無息。第二天,王生入內探問,婦人忽然涕淚縱橫,慚愧悔恨地埋怨自己:

 

「不曉得以前是什麼心態,空有翁姑,卻不知孝順恭敬;枉為夫妻,卻不能相親相愛。昨天老和尙的法水噴灑,有如更換了肺腑心肝,突然清醒,回想以前的種種罪過,真不知有何顏面去面對雙親,求請夫婿預先稟告,今後一定改過遷善。」

 

婦人誠然改過,侍奉雙親,兩老察覺她真的誠敬恭順,無不歡喜感恩,果然是神明靈驗啊!夫婦同房居住,從此過著溫馨甜蜜的生活。

 

所以凡是夫婦不和順的,也多為前世負心所造成,要誠心持誦這部《大解冤經咒》,自然能讓冤孽果報消除清淨。

 

堅定心志皈依於

 

消釋夫婦孽  無上解冤結菩薩(叩)

 

 

白話語譯參考資料:《關聖帝君大解冤經 譯註》

 

 

93 total views, 1 views today

 

Others Pos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