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地府判例》任性言行業障隨

 

冥府二殿文判王 降

 

詩曰:

率性為真本不差。言行任意業纏隨。

世人慎惕無犯過。後悔難回已莫追。

 

聖示:人性貴在率真,但是其意乃為坦率,無所心機,若是任性言行,不但容易得罪他人,也是時時刻刻都在肇始業因,此一業因纏擾不消,終必造成輪迴之苦果。今夜吾再奉主公諭,降爾道場,開述判例,以資列入寶書勸世。

 

述:任性言行業障隨

 

在新莊地區,有一賴姓道子,頗為堅心向道,居住於公共佛堂之中,日夜受仙佛恩波,得沐法喜,本是非常理想的修道環境,也是可以精修道程的機緣。

 

但是,賴女卻是苦惱憂煩一大堆,終日憂心忡忡,悒結不解;原來賴女在佛堂中,頗不得人緣;雖然賴女本性不差,在佛堂中勉強也算是勤勞,而且也是謹言慎行,不敢大意。

 

但是,在冥冥之中,像是有股扭曲的力量,使得賴女無心之中,總是莫明奇妙犯錯,或是得罪他人,在無心之間,日積月累,造成道親之間,無法對她好感,因而造成賴女之憂煩。

 

此案乃為本殿所判,須溯至賴女之前二世。時在清康熙五年,奉天地方,有一趙遠義者,本是貧家子,家人頗為寄望他能寒窗埋首,以期一舉成名。

 

但是,趙某卻因自許漢家兒郎,不肖臣服於異族,故無意於功名,如此心志,本無大傷,而且尚可稱揚。但是趙某無意於功名之心志,卻讓他的心性養成偏激言行,不顧大體,任性而為。

 

曾在朋友聚會中,因有人倡行酒令,而倡言者雖讀過幾天書,但卻是商家,趙某乃出言譏諷為附庸風雅,拂袖而去。也曾因心情不佳,則對賓客失禮,言語不當。

 

並且,時時自以為是憤世嫉俗,對看不慣、不符心意者,動輒冷諷熱嘲;甚至對人期許之功名,也是加以頂撞,疾言厲色,毫無晚輩之謙恭;諸此種種,一生積習不改。

 

率性與任性,一字之差,但卻迴然不同,率性是為真,直不做作;任性卻是心之所欲,己之所好,才為對,不顧多數人之觀感;因而,趙某一生雖有大忠之民族情懷,不仕異族,不貪功名,卻讓其僻性所敗。

 

享年五十有九,一命歸陰,魂至冥府,冥王嘉獎賜座,先將其一生耿直心志,大為褒揚,並判決大意如下:

 

一、按胡人入主中原,大多數均隨遇而安,並求功名,而不計較於民族情懷,趙某能有忠忱之心,對故主漢家之緬懷,堅持不任異族;積慧成根,准予轉世得為修道人,得慧根,以期從佛、道之路,了卻輪迴。

 

判後,立即命差役撤座,容顏轉肅,接續又判曰:

 

二、按趙某一生言行任性,計有頂觸父母之不孝,對朋友之無謙懷,任意行事,雖非禍及多人,但點點滴滴累積過程,形成一股業力之分別,判處不知委婉勸解父母期待之心,判處轉輪女身五世;任性言行,造成業因,判處累世干擾道程之阻礙。

 

以上判例,令人油然心驚,賴女得大好之機緣,精修道程,但是累世之間,一念之差,任性行,卻禍遺五世,時受苦惱,終究即在不能克制心性;是以,吾以此判例,奉勸世人言行之間,三思再三思。

 

《地府判例》輯錄

 

177 total views, 1 views today

 

Others Pos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