述:感應先法力的片斷碎語

 

 

師父
(2024/1/19 19:16  師父與弟子微信群組)

 

南無阿彌陀佛

 

南無阿彌陀佛
法力往生了!
見到先麥法力合十:「感恩師父!」

 

(2024/1/19 19:46  師父與弟子微信群組)
南無阿彌陀佛

 

19:10 法務來電,醫生說法力差不多了,面已白晒。
19:15 收到法務微訊:南無阿彌陀佛[合十]
師父,媽媽法力已往生。現在等醫生來宣佈媽媽法力往生時間。
19:16 南無阿彌陀佛
見到先麥法力合十:「感恩師父!」
19:25  師父與弟子說:「最緊要法力返到去  祖師爺度!」
二哥笑着:「點解唔得呢!」
19:29  法力好開心:「嘩!師父, 祖師爺殿好靚,好莊嚴啊!我未直接去到    祖師爺殿,只係     二哥俾我睇吓。(二哥手一撥,出現一個類似螢幕,睇到影像,係 祖師爺殿!)

 

二哥跟先法力說:「法力,辛苦晒喇,病咗咁耐,休息吓先啦!無咁快入到    祖師爺殿嘅!上到嚟都要俾心機學,俾心機修。你要繼續努力,好好用功,唔好辜負   祖師爺聖恩!唔好辜負   伏英老師公同諸佛菩薩聖恩!唔好要師父白白浪費心血!呢段時間做唔好,有機會燉冬菇,返去舊時嗰度!係   祖師爺慈悲,伏英老師公慈悲,俾師父求到!」19:39

 

(2024/1/27 23:23  師父與弟子微信群組)
南無阿彌陀佛

 

16:12 先法力: 「感恩師父!」
16:20 先法力:「師父,我好開心呀!感恩師父!感恩師伯、師叔、師兄師姐!我得咗啦!二哥話我得咗,我好開心!好感恩師父加持!感恩 祖師爺慈悲! 伏英老師公慈悲! 諸佛菩薩慈悲!我真係好開心,好感恩!家人,唔使掛心啦!感恩師父!感恩 師伯、師叔!」

 

大家繼續用功!

 

 

於先法力辭世禮 2024年1月27日
16:12先法力辭世禮, 師父到場,先法力在禮堂迎接 師父,跟 師父說:「感恩 師父!」
16:20先法力跟 師父說:「 師父,我好開心呀( 師父形容[她]直情係成個細路女咁樣),感恩 師父!感恩 師伯、師叔、師兄、師姐!我得咗喇,二哥話我得咗,我好開心,好感恩 師父加持,感恩 祖師爺慈悲, 伏英老師公慈悲, 諸佛菩薩慈悲,我真係好開心,好感恩,家人,唔使掛心喇,感恩 師父!感恩 師伯、師叔!」 師父續說:「其實,尋日 師父已經見到(先)法力喺(上面自己靜修房)度換衫,佢係著嗰件外衣,我哋法門嚟講,係一件(得道後準備參加儀式所穿)禮服嚟㗎,彩色,主色係紅色。」(IMG7281)

 

於先法力大殮 2024年1月28日
11:04先法力大殮後,回到兒子與女兒家, 師父帶領眾人上香,先法力:「大家唔使上香,三拜可以喇,好開心,真係好開心,多謝 師父,多謝 師父,真係好開心,講唔出咁開心呀,真係開心到呢……好緊要囉,形容唔到呀,咁er……唔識講呀,真係好開心呀,好多謝 師伯呀(現場眾人齊說『感恩 師伯!』)咁er……你哋都好有心,我好開心, 師父話過,如果修得好呢,將來可以做菩薩,我都想呀,但係好難嘅,呢條路好難,返到上去已經好難喇,成就到已經可以喇,但係 師父講過得,我一定試,我會努力(右手舉一舉加油手勢)。」眾人齊說「加油」,先法力點頭。此時法決進屋,先法力左手指指門口方向,「哎呀,咁遲嘅,好啦,算啦。」左手豎一豎姆指意思表示讚賞。(IMG7299)
11:06眾人圍坐廳中傾計看先法力舊相,追思一番,先法力:「(女兒)下次記得切啲生果俾 師父食。」
12:30(左右) 纓紅宴,起菜前,先法力到場並揮手跟 師父打招呼,法晶師伯「見」到先法力身穿粉紅色衫。

 

 

小女兒法定師姐 (2024/1/28 20:59 whatsaap)
1月10日,這天醫生安排媽媽法力從普通病房轉去霍英東住院大樓。

 

法定中午1點多到醫院,媽媽神情疲憊,因為媽媽說特別不舒服。法定到醫院後如常播放《金剛鎧甲心咒》,媽媽瞌下醒下,醒下食下嘢,一直重複。法定中間沒有回家,因為要等通知轉房時間。

 

在普通病房這過程,媽媽本來睡著,突然雙目瞪大,雙眼直勾勾望住我(但不像媽媽病態的臉容),我問咩事啊?她似是帶點頑意的眼珠碌了一下,搖頭,然後雙眼閉起來。大概十秒內,媽媽疲憊地慢慢打開雙眼,說剛剛又很不舒服。我跟媽媽說,我們一起念佛吧。

 

下午5點多轉到霍英東住院大樓後,見媽媽恢復了一點,也休息中。6點左右法定回家收拾媽媽住院所需的物品。6點多回家不久後,媽媽分別傳訊息給法定和家姐法務,說她很不舒服,很辛苦。法定約7點15前再到醫院,媽媽因不適情緒起伏不小,但法定如常播放咒(《金剛鎧甲心咒》,跟媽媽說一起念佛吧。之後媽媽同樣吃下停、瞌下醒下。之後某個瞬間,她又是突然雙目瞪大,雙眼直勾勾看著我,我問咩事,她同樣笑著搖頭,然後又把眼睛閉起。

 

1月11日,媽媽入住霍英東住院大樓第2日。

 

白天媽媽的狀況跟平時一樣,會痛會不適,瞌下醒下,吃下停下。

 

師父微信問候媽媽狀況,並告知法定明天會偕同其他師兄師姐來探望媽媽。法定轉告媽媽,媽媽從 師父微信法定前開始一直冒汗,在法定回覆 師父中幾次熱到醒過來,抹了汗(紙巾明顯濕透)又繼續恰瞌着。
在這過程,法定看到媽媽原本側豎起來在床的左腳好幾次自己動(因媽媽盤骨痛,她說這姿勢可減輕痛楚),像是被人好大力推係咁郁;媽媽在睡著時候的臉容有點猙獰,眼睛雖閉著嘴巴卻一直動,像是不忿時抿嘴的嘴臉。

 

2024/1/28 22:17 whatsaap
1月12日

 

師父再一次到醫院探望媽媽法力師姐,期間媽媽向 師父分享上次住院(12月中但忘記具體日期)的一次懺悔經過。

 

法力:「我上一次住院呢,很神奇的。(那時)我入院,(因為)很痛,那我念完一遍《明性真經》就不夠氣了,就跪向 祖師爺求懺悔、向所有 佛菩薩、 師父懺悔,接着向冤親債主求懺悔。好不容易又跌又跪終於做完懺悔,躺在床上抖(休息),抖了很久然後睡著了。
第二朝起身,整個人鬆晒,像是個無病的人一樣啊, 師父!我本身吃不到飯的,(但)早上來的粥能吃到,中午的飯也吃清光,我拍照給Carly(法務)看我吃清光啊。(醫院)他們的飯沒有味的,菜也只是白灼而已,但我吃得完。接著接下來的一禮拜,都是這樣啊(吃到飯)。」

 

師父:「這就是眾生接受你,原諒你,接受你的懺悔。但我現在看到(冤親債主)都多,所以你繼續努力、繼續用功。」

 

法力:「我有聽  師父講的誠心向他們懺悔,不只懺悔一次,我久不久(時不時)就懺悔,就向他們懺悔。也請他們「離開我的膀胱,離開我的身體。不要只離開膀胱,但去身體其他地方啊。我說 祖師爺慈悲,無論你們去到哪裡,希望你們都得聞正法、佛法,好難得的,還可以當生成就菩提,你們不明白成就菩提,其實就是脫六道輪迴啊。」

 

2024/1/28 21:39 whatsaap
1月17日

 

下午媽媽法力師姐疲倦地睡着休息。她的右手靠著頭舉放在枕頭上,左手則垂放在床。約16:49分前後,媽媽仍睡著般闔眼,嘴巴甚至呈熟睡時的開張;但忽然,她的雙手突然緩慢地、有意識地動。法定當下閃過一個念頭:該不會是合十吧。然後拿起手機打開相機,剛好拍下媽媽合十,和朝空中禮拜的一刻。

 

請示 師父後, 師父讓我們可以問問媽媽自己對此或類似相關的舉動有否印象、是不是夢到什麼或是否有意識。

 

於是,我在媽媽法力師姐睡醒後問她,但她說沒有印象,不知道。

 

 

大女兒法務師姐2024/1/31 08:33 whatsaap

 

法務向 師父講述1月19日先媽媽(先法力師姐)往生前的感應

 

那日 師父離開醫院後,我們(家人)輪流進去看媽媽(先法力)。大家感到疲倦,便坐在病房樓層的休息區。偶爾,大概五分鐘、十分鐘左右輪流進去看媽媽一兩次,是接力、輪流的方式。

 

其中有一段時間,是法窗師姐(先法力妹妹)、法窗師姐女兒進去前,我看一下鐘,是(晚上)七點。那時候,我的心跳得好快,跳得很不正常,心臟像是橡皮球被大力按下收縮凹下去再強力反彈起來,很難形容出這種感覺,這種心跳,它是很虛、很快或很慢……就是那種心臟突然有一下很強烈的跳動,呼吸要用力氣的。然後隔了一陣子,頭頂那排燈閃了一下。接著……(望向法定,法定隨即補充:「哎,好像差不多時候了,我進去看一下。」)

 

她(法定)進去看一下,出來說沒事。然後我進去,再到阿姨(法窗師姐)進去(病房)坐下。然後,菁嬋(先法力姪女)說:「阿比(菁嬋兒子)叫我9點好返去啦。」

 

我說:「通常小朋友無啦啦咁樣講,可能媽媽9點前就“搞得掂呢壇野”(往生不用再受苦),可能,唔會拖太耐。」說完這幾句,我的心跳又開始來了。

 

在閃燈後,我就開始頭痛。那時候我還很冷靜,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說出口,望著法窗他們說:「(媽媽)應該差不多了,(因為)我很頭痛。」

 

說完以後,我也沒看到姑娘進去(病房),不知道是不是媽媽手指上夾著的心跳指測(有狀況)。姑娘突然出來跟我們說:「(媽媽)應該差唔多唔得啦,你地入去睇下佢啦。」

 

進去沒多久我就打電話給 師父,一直到媽媽往生,我的心一直keep住那樣跳。有這個類似的感覺還有是在媽媽辦事(辭世禮)的第2天,我也有這個心跳的感覺。

 

那時候,很神奇,我們大家都很冷靜、輕描淡寫地講,怎知道才講完沒多久姑娘就通知我們。法窗師姐還說:「啱啱先同心悠入去睇喎,都唔似係,你get錯啫……」

 

因為我先於法窗師姐他們進去看媽媽,我說:「媽媽的眼開始有點下垂同個臉色,我feel到她應該就快唔得啦。」之後法窗她們從病房出來後說:「唓!是妳get錯啦,都唔似。」我說:「不是啊!真的啊!」我不懂形容,但剛剛看媽媽的臉容覺得是(時候)啦。

 

(師父:「這等於叫做很安詳了,很舒服的走。妳是有感覺,即是,妳是有感應,感覺到嘛。他們就是外觀上看,覺得沒什麼分別,也等於她(先法力)本人很平靜、很舒服。」)

 

約5分鐘左右,姑娘就通知我們進去。然後我們就匆匆進去病房。我們看著媽媽呼吸很辛苦,因為看著她一直擘(張)開嘴,又喝不到水。我打電話通知 師父,媽媽應該快不行的時候,也維持了2至3分鐘她才斷氣。

 

(師父:「好像Certified(dead)的時間是7點20分?」)

 

其實是醫生慢進來,應該是(7點)15或16分差不多。因為醫生慢慢才到病房,看看心跳、看看瞳孔,才再宣佈。宣佈時候也是19分左右,不過她(醫生)沒看錶就說20分。

 

(師父:「因為可能整數嘛。」)

 

(師父:「那天下午我坐到差不多時候,我心想:『哎,不知道關不關係呢, 師父坐在這邊,她(法力)會覺得不好意思。那算了,不如我們先出去。』」)

 

對啊, 師父說完我們也在外面說:「嗱,天都就黎黑啦。」

 

那時候阿妹(法定)還是一個人在病房裡面陪著媽媽。我還跟法窗說會不會是她(媽媽)覺得我們都站在房間,一係咁,我們全都試著坐到外面,等佢放鬆點。我說我覺得媽媽是應該等我們都坐到外面。

 

(師父:「即是不想大家看着她走。」)

 

媽媽應該是等我們都在外面,而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她就差不多了,可能她也有壓力……

 

媽媽往生前三小時,我們看她眼半開合,嘴巴張開,然後我就問 師父要不要幫她把眼睛掃下來, 師父說隨她吧。因為當時她眼睛半合,覺得她是可能對我們三姊弟有牽掛,一直就不合眼。所以我一直在她耳邊跟她說:「阿媽,我會睇著細佬妹;妳也知道我容易緊張、會很掛心很多事。我也很掛心妳,如果妳能返上去,我就少掛心一件事。這樣,我就能專心睇住細佬妹。妳也不用掛心我們啦,我們會照顧好自己,現在最掛心只有妳,妳能返上去,我就沒那麼掛心妳啦。」

 

之後我就一直冷靜地處理好所有事。

 

其實很玄妙,她(媽媽)19號離開;其實醫生宣佈的時候是19點19分,但醫生取了整數時間。

 

2024/2/2 23:53法務師姐電郵複述
1月16日下午3點幾,醫生約見我們傾媽媽的病情。醫生說媽媽的情況,應該係呢幾日(往生)啦。見完醫生後,我忍不住悲痛,一直喊着打電話俾 師父講述媽媽嘅情況。及後,與 師父及家人親友,師兄師姐探過媽媽之後,心情一直都是很傷心難過,悲痛不捨。

 

晚上差不多十一點幾十二點嘅時候,我半挨半躺在床上,看著手機內媽媽facebook(臉書)的照片,喊到眼鏡鏡片都滿晒眼淚。突然,不知從哪裡來一隻細小的飛蟲(又不是蟲又不是蚊滋),飛向我,不停在我眼前圍繞,之後更停在我眼鏡片上有眼淚的地方,維持了大約一分鐘左右。我開始覺得唔對路,心想做咩喺我喊緊嘅時候係咁飛埋嚟,一時飛向我塊面,一時飛向眼鏡及手機。當時,一個念頭即刻feel(感覺)到,是不是先老豆(先父)或者在醫院的媽媽來睇我?但當下很快就覺得是先老豆(先父),所以我就喺心入面講:「老豆,係咪你吖?係你就停喺我隻手指度啦,等我知道係你。」(當時,我是望著右手的食指)未幾,那隻飛蟲真的飛到我的右手食指上,停留了數十秒。這時,剛沖完涼出來的法決一打開廁所門的一下,那隻飛蟲就瞬間不見了。我還揭開張被搵,又周圍望,都唔搵唔到那隻飛蟲。之後我就一邊同法決講剛才的事,一邊搵飛蟲,始終都搵唔到。

 

直到第二日,見到 師父的時候,把這事情告知 師父, 師父說知道(飛蟲)是誰,是弟子的先父。

 

 

法將師叔(2月7日 師父轉述)
1月27日,殯禮現場, 法將師叔往洗手間出來後,「看」到先法力合十說:「感恩 師叔!」

 

 

法靈師姐(2月2日電話轉述)
法力往生前一、兩日,即1月17或18日,見到法力身穿本法門的黃色反領戰衣,對着法靈笑。19日往生後,法靈師姐再次見到法力對着她笑,就好像生前那樣的笑容,同樣地,穿着本法門的黃色反領戰衣。

 

1月27日,殯禮現場,先法力跟法靈師姐說:「感恩師姐!」其後,先法力說:「感恩 師父!感恩大家!」當 師父向眾人開示時,先法力就站在 師父附近, 師父述及先法力「對 師父交帶她做的事,只要『力』所能及,她都會盡『力』而為,從不馬虎……」,師父開示初期,法靈師姐「看到」先法力顯得很開心,但漸漸[她](臉上)「無咗果種笑容」,垂下頭,跟 師父說:「覺得自己好慚愧」。

 

殯禮儀式, 師父率眾燃點光明燈,法靈師姐心裏祝福先法力在 阿彌陀佛淨土繼續修行,旋即「上面」落了兩句:「明燈一點西方去 往生淨土無障礙」。

 

殯禮鋪往生被儀式, 師父同時加持,法靈師姐形容,先法力覺得「好舒服」,每鋪一張(共六張) 師父也加持,先法力「越鋪越舒服」。 師父予先法力的那張往生被發出「好強嘅金黃色,好靚」。其後,將一封 師父貢了多年的 祖師爺利是放於先法力手掌時,法靈看到該利是也發出金黃色,先法力也同樣地感到好舒服。

 

 

法今(2月1日複述)
1月16日,赴澳鏡湖醫院,匯合 師父和法力家人及一眾師姐,探望法力,只見法力瘦是瘦了點,但神色還算可以,除了說話時沒氣,頭腦卻異常清晰,對答也非常清楚,完全想像不到如醫生所說的「情況非常差快將離世」那樣。
1月17日,上午,法力說將來也會來「接」我,原來她對我昨天赴澳探望她這事,放在心裏,當下眼淚不禁流下,感到其實法力也是很天真,很簡單的一個人,我也沒做什麼吧。同時也感慨,想不到現在竟要以此作為溝通方式。中午,法力誠懇地叫我「法今師姐」,以前的誤會全化解了。
1月18日, 師父中午於玄組號召弟子「念佛送法力往生淨土」,於是由中午起始念佛,念了一整個下午,到了晚上大約七、八點,忍不住問「攪咩呀法力?」法力回說:「我都想走呀!唔夠分呀!」語調就是平日她那樣。
1月19日,晚上七時左右, 師父於 師父與弟子的微信群組留言,法力往生了。
1月23日,氣溫趺至7度,黃昏堅持慢跑,由於運動穿衣較單薄,冷風吹來倍感嚴寒,先法力說:「因住呀法今師姐!」一貫她平日那樣的語調。自先法力往生,間歇地也會感到 [她]「看看」我在做什麼,辭世禮 (即往生後一星期) 後,先法力再沒像之前那樣「看看」我了。

 

 

法醒師姐(2月2日電話轉述)
2023年12月30日,零晨,法醒師姐發夢,見到法力,着白衫,身形比起在病塌時肥點,好開心,好像平時那樣,向法醒揮手,夢境現場還有其他澳門師兄弟,大家在某一個地方工作中。
2024年1月19日,先法力往生前(先法力是19日晚上7時15分左右往生),中午12時左右,法醒師姐正在她的花店工作,一邊工作一邊念佛回向法力,見店外有交通人員抄牌,於是出門探過究竟,當準備轉身返入店內,就在店門前見到法力向着自己揮手拜拜,臉上沒甚表情,法醒當時被晃眼間閃過的這個景像嚇了一嚇。

 

 

法勞師姐(2月2日電話轉述)
先法力往生後的一個星期,法勞師姐發夢見到先法力向着她笑,當時先法力着白色織錦唐裝,好開心。隔了一晚,再次發夢見到先法力。夢境中,法勞師姐正尋找洗手間,行到去一間酒店,見到先法力站在光的那一邊(另一邊好暗),先法力問法勞:「做咩?」法勞師姐答正找尋洗手間,先法力說:「呢度啦,嚟我間房啦。」法勞述說先法力的房間打開門,而房內洗手間「好似透明玻璃缸咁」,於是法勞師姐婉拒,然後行去暗那邊,心感不正常,接着便說:「我都係唔去喇,我去搵 師父。」

 

 

法思師姐(1月21日)
法思師姐到館附近天后廟化送經文回向先法力。15:00法現師兄報告 師父。
師父回覆;「先法力:『感恩 師父!感恩師姐!感恩師兄!』」

 

 

法勤師姐(2月7日電話轉述)
1月20及21日
先法力往生後第一及第二天,法勤師姐於早晚課誦經回向先法力時,均感到先法力站在身旁,合十並很有禮的說:「感恩師姐!」法勤師姐心想:「唔使感恩我,[妳]唔好現我眼呀,我驚驚㗎。」

 

 

菁嬋(2月2日23:53電郵)
1月16日下午,收到法務師姐通知,說彩姨媽(法力師姐)情況不好,醫生說彩姨媽(法力師姐)係呢幾日(往生)㗎啦。之後,我便趕去醫院探望彩姨媽。那天大家都很難過,心情很差。回家後,我一整晚都睡不了,成晚冇點訓(瞓),係訓(瞓)唔到。唯一我好深刻記得,喺腦中浮現左19 呢個數字*。到17號早上,就一直做開著法門YouTube的金剛鎧甲心咒同六道金剛咒不停聽。

 

*先法力是在2024年1月19日晚上7時19分左右往生。

 

 

 176 total views,  1 views today

 

Others Post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