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晴明錄》我係陳福水個家姐嘅同鄉 真正功德係誠心懺悔

 

 

2023年5月4日  11:06

 

 

「師父早晨!終於等到 師父見我,我好開心,(合十躬身)多謝 師父!

 

師父,我叫二嫦(善靈),係(陳福水個家姐)亞芬嘅同鄉,江門人士,但我哋唔識嘅。

 

師父,好神奇,又好玄妙。識 師父係因為(23歲的人生嘅)秀雲。(同秀雲)我哋都係唔識嘅。係在生時唔識,因為唔係同一時期,又唔係同齡人,生活喺唔同嘅環境;相同嘅,係喺澳門,係好相似嘅際遇。

 

師父啊,我大約17、18歲嚟到澳門,以前嘅澳門無而家咁繁華,差天共地。

 

燈紅酒綠,(好耐之前,我生活嘅年代)都有,但同而家好唔同。

 

師父啊,知你好忙,真係唔好意思。但咁難得到嘅機會,真係唔想錯過,講兩句都好。(對自己假意說只『講兩句』,尷尬的鬆肩笑了笑。)

 

師父啊!(答 二哥)『知道,(要)長話短說。』

 

係咁嘅, 師父!嗰個年代,(自己認為)無咩話道唔道德,有得食就已經好好。有得食,又有得穿,基本上就已經好心滿意足。當然,喺乜都無嘅時候,先至會咁(無求)。

 

師父,嗰陣,鄉下好窮,無得食,我就跟咗隔離村個叔叔,其實只係大我幾歲(嚟澳門)。

 

對唔住, 師父,咁忙,咁趕(時間)都接收我(訊息)。

 

多謝 師父,感恩 師父慈悲!其實,(生前)舊事,我已經忘記得七七八八⋯⋯

 

(早前)我喺條街嗰度(見到啲嘢),我好好奇,走埋去睇,覺得好奇怪,(靈體)一個跟一個,但係唔係企得咁埋,一個手臂位距離(排隊),好有秩序。我就走埋去,問咗一個阿叔,阿叔好大年紀,睇上去大約60幾70歲。

 

我問亞叔,係咪有(好)嘢?

 

師父,係,簡單講。 二哥話唔好咁長氣,唔好轉彎抹角,直接講,有禮貌就得㗎喇,試吓十分鐘可唔可以講完,唔好要 師父咁用精神。

 

『好嘅, 二哥菩薩!』

 

師父,咁我盡量簡單講。係咁嘅,(有一次)我見好多人排緊隊,睇到嘅,近近哋見到嘅,最少都有十幾廿個,後面有冇,睇唔清楚,因為好似有啲霧咁(唔俾我哋睇得咁清楚現場環境)。

 

我問咗個阿叔,佢話唔係有嘢派,係見個高人,(有無得見)見唔見到都唔知。(列隊嘅中段有) 土地神幫手維持秩序,最前面嘅,係有位 菩薩定(係)神仙,我唔知,好嚴肅,唔係, 二哥教我講,係好莊嚴嗰隻(維持秩序)。

 

我其實唔明(阿叔)佢講咩,見咁多人排,我又無咩特別嘢要做,(平時)都係喺街(靈魂)遊蕩,即管排吓,睇吓點,睇吓有咩睇。

 

係,原來要一路排,一路排,唔知何年何日先排到。如果行開,返嚟又要再排過。

 

等吓等吓,我都等到就嚟發癲咁,咁咪唔等囉,話知佢( 師父你)係咩人,係高定矮。

 

二哥叫我醒定啲,要有禮貌,唔好咁放肆,無咗呢個機會唔知要等到幾時。

 

對唔住,我唔係無禮;係,我係無禮,但我講嘅,係當時好無知嘅諗法,(合十輕輕搖動)對唔住, 師父!

 

就係咁諗,我就離隊,頭也不回。

 

跟住,就好似一向以往咁,喺街遊吓遊吓。

 

直至有一日,我見返(排隊)嗰個阿叔,我走上前,問阿叔見咗個高人未,係男係女?係點樣㗎?

 

阿叔話:『我點知呀?排來排去,得個吉。』

 

見阿叔一肚氣,我鬆下膊頭,驚驚哋,走夾唔抖。

 

係,(原來我講咗好耐)過咗10分鐘好多㖭。

 

多謝 二哥菩薩,話俾我(再)講多一陣(一會兒),只係一陣。多謝 二哥!

 

又隔咗好耐,唔知幾耐。我見到一個亞婆,有七、八十歲。瘦瘦矮矮,駝背嘅,揸住拐杖。

 

我見個亞婆好似熟口熟面咁,好似好易相處咁,我問個亞婆:『有冇聽過有個高人?係咩人嚟㗎,做咩㗎?』

 

亞婆話唔知,無聽過,叫我去問 土地(神)。我見無啦啦走去問 土地神,真係好奇怪囉。所以聽咗就算。

 

咁隔咗好耐,我(喺街)遊吓遊吓,經過一間土地廟,(應該)係一個細細土地,呢,就係喇,喺嗰條街,嗰個土地仔(位)。我見到個(長長)白鬚公,面容好祥和,(面色)紅粉菲菲,睇得出係好有功力(做咗好耐)嘅 土地神。(當時)唔知點解,突然諗起嗰條長龍,我就走埋去問,係請教。

 

土地神好好,佢答我。佢話:『啊,呢個(人)呀,係,佢就喺XXX喇,咩事?』

 

我話:『無,有啲嘢唔明,想向你老人家請教。』

 

『講喇!』

 

『我呢,曾經經過一道(地方),見到一條長龍,排隊嘅(已離世嘅)人話等緊見一個人⋯⋯』

 

土地神聽我講完晒,就同我講:『哦,我知你講咩喇!嗰個係修道人,有時都會經過我呢度,每次經過都會向我拜請(打招呼),好有禮貌。但每次都係急步行,有時仲係帶跑咁。

 

我每次想回應,都未嚟得及,佢就已經走到好遠。我都想⋯⋯』

 

係,(我)再簡單啲講。

 

我問咗個 土地神之後,佢, 土地神,叫我試吓喺度等,睇吓有無機會見到呢個修行人。

 

我問 土地神,要等幾耐?會唔會見到㗎?見到又可以點呀?

 

土地神話:『我答唔到你。我淨係知道呢位修行人,時不時都會經過呢度。係久不久,係三幾日(都會經過)。(喺)下午,好曬過噃,你怕唔怕㗎!(見到猛太陽,你哋好傷個噃。)』

 

我聽到 土地神咁講,就(諗住)試吓(無咁曬,陰天過去)等吓,睇吓會唔會見到。

 

我又再問 土地神:『但我唔知邊個係喎?』

 

土地神話:『你見到就知㗎喇!一眼就睇得出(好唔同嘅)。但你有無得(近距離)見就好難講,你咪試下囉。』

 

聽完之後,我就真係本住試吓冇壞嘅心態,一開始嘅時候,等咗好耐,唔見(到),隔咗一段時間再去,又係等好耐,都係見唔到。

 

試過有兩次,我剛剛去到, 土地神話 師父啱啱經過。我問行咗去邊(個方向)?土地神話,你終於識問喇。(用手指住條樓梯)呢,每次都係喺呢條樓梯上落。

 

原來,無緣,都真係只會擦身而過。

 

師父,唔阻你喇!

 

我想話呢,(唯有長話短說)好感恩有呢個機會。我有一次真係終於見到 師父,想行近啲,俾 二哥(仙師)勸退, 二哥(當時)話 師父好忙,你有咩就同 土地神講,由 土地神上呈。

 

我求 二哥,同 二哥講:『我好慘㗎,我死咗好耐喇,無人聽我傾訴,我好辛苦,我唔想再係咁(樣形態存在)落去。請你大神有大量,幫吓我喇!

 

我想話呢,我知嘅!如果可以, 二哥菩薩你幫到我就最好喇,我唔係一定要搵邊個。係,我有諗過要(去)求 菩薩,但求……(佛,連佛字講唔到出口)求 菩薩,一啲都唔易。係有廟,有高僧,係得道嗰隻,係真修嗰啲高僧,主持法會,俾我哋去攞功德嗰啲,我哋先可以喺指定範圍,跟住聽(法師)誦經文,領取多少(一些)功德。想講自己經歷,想求超度,唔係咁易。』」

 

 

此時,先亞德出現:「 師父!您好,好耐冇見, 師父風釆依然,係攰咗啲。唔阻 師父!」

 

 

(善靈)二嫦:「係, 師父,(講返件事先)咁 二哥菩薩同我講:『你跟 土地神學吓嘢,聽下課先。 祖師爺慈悲,設呢條特別通道,你哋都要守秩序,登記咗先。檔案會排先後,都會睇特殊情況做安排。寺廟有法會,你哋就乖乖哋去聽,去懺悔,去學,去領功德。但真正功德係誠心懺悔⋯⋯』

 

我聽完之後,跪地拜請,多謝 二哥菩薩。

 

二哥菩薩(當時)教我,首先要誠心感恩 祖師爺!感恩我哋 伏英老師公!感恩 諸佛菩薩!

 

然後,(先)亞德,同埋仲有一位男侍(者),幫我做登記,寫低晒我啲資料。(先)亞德哥好好,叫我俾心機等,要乖乖哋,唔好犯錯。多謝(先)德哥!

 

師父,最後,我講最尾,無時間,雖然好想講多啲!

 

最後,因為我爛賭,輸咗好多錢,積蓄都輸晒,條氣唔順,學人做啲衰嘢。咩衰嘢就唔講喇,肉酸,唔想影響大家,更唔想俾 師父知道我有幾衰。

 

感恩 二哥(先師), 二哥(先師)提我,講吓(自己啲好嘢)我對家人。係我對家人好好,算係孝順啩!我淨係知道,無父母就無自己,可惜我父母死得早,都係傳染病。反而,我亞爺同亞嫲(祖父母)仲長命過佢哋。但家境唔好,都係好窮,生活真係好慘。都係嘅,嗰個年代,冇乜邊個無捱過。

 

我出嚟(做嘢)識搵錢之後,唔捨得使,儲埋儲埋,攞返鄉下俾佢哋,想佢哋老人家開心,我每次返去都大包細包,食嘅用嘅,着嘅睇嘅(擺設),我都買嚟孝順佢哋,想報答佢哋養育之恩。

 

可惜,都唔知幾時開始,我學咗衰嘢,開始貪心,想搵多啲錢,仲學埋賭錢,真係衰到冇人有。

 

終於,我自己搞掂自己,(輕生)走咗。

 

師父,我仲有好多嘢想講㗎!」

 

不能再說下去,善靈急急亂亂的哭起來:「感恩 師父!」

 

13:45 畢

 

 

 

 373 total views,  1 views today

 

Others Post...